欢迎进入竞网云

任正非去养猪,会否改变中国农业格局?

转载自 : 领教工坊 2020-06-03 12:26 收藏 喜欢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领教工坊”,公众号ID:ClecChina; 作者:黄治国 公众号简介:领教工坊面向「中国价值创造型民营企业家」,以「私人董事会」方式进行个人领导力修炼,致力于成为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终身学习与突破成长的首选社区。

01 任正非:如果我去养猪的话,可能是中国的养猪大王了

在2013年11月25日接受法国媒体联合采访时,任正非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我去养猪的话,可能是中国的养猪大王了。”

接下来在多次谈话、接受采访中,他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概其原因,不外乎两点:

其一,他进入电信行业是“误打误撞”,错以为电信产业大,好干,就糊里糊涂地进去了,进去后才知道电信最难干,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拼命干下去。

其二,他认为科学、专注是最重要的,掌握就一定能够成功。他也讲过,“如果我专心致志做豆腐,那也可能是豆腐大王”这一类的话。

如果任正非真的去养猪,我相信他一定能成为养猪大王,也很有可能改变这个行业,进而给中国农业带来不一样的气象。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对企业经营的理解与执行,在电信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都取得了证明,如果他用这种工业化的经营与管理思维,加上必要的农业技术沉淀,放到另外一个行业,一定会有成功的巨大可能。

我们都知道,华为花费数十亿美元的学费,认真向西方公司学习管理,开展了IT策略与规划(IT S&P)、集成产品开发(IPD)、供应链管理(ISC)、集成财务服务(IFS)和客户关系管理(CRM)等许许多多的流程化、标准化、信息化项目,以及各种组织管理、人才发展的策略与行动,终使公司走上成功之路。

任正非说:我们科学的掌握生产规律,以适应未来时代的发展,是需要严格的数据、事实,与理性的分析的。没有此为基础,就谈不上科学,更不可能成为技术革命的弄潮儿。

如果把这样的理念持续植入一个农业行业、一个农业企业,难道不会产生巨大的变化吗?

当然,行业岂能如此简单复制。我们不过以这样一个引子,拉开一个土得掉渣的“科学管理”话题。

还有一个经典案例,就是褚时健。他以70多岁的高龄创业,干一个此前从未涉猎过的行业,却几乎种出了中国最好吃的橙子——褚橙。

个中细节我们就不多说了,在《褚橙你也学不会》以及许多的文章中我们能够看到这里面的故事。然而,很多人都聚焦在褚老极其罕见的企业家精神,这固然是这个时代极其难得、非常需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能够种出这么好的橙子?

其实很简单,就是信科学、讲科学、用科学,加之同行并不那么讲科学(有一些技术的也大都停留在讲“经验科学”的层面),于是,假以时日,他的优势成果就出现了。

02 褚时健是怎么种橙子的?

在褚时健的管理下,褚橙是严格按标准化种植的,这套标准不完全是书本上指导的,也不完全是专家总结的,更不是传统的经验与方法,而是褚时健在这些规律基础上,不断结合实际进行试验总结岀来的。

褚时健种橙时,严控标准,细致到每一棵树应该浇多少水、施多少肥,解决不了先天条件,就用剪枝、控梢、砍树等方式,让每棵树照到相同的阳光。

褚时健采用的滴灌技术解决了橙子大小不一的问题。因为一般情况下,靠近水源的果树长得更粗壮,而离水源远的果树则长得较瘦小,导致橙子的品质差别大。另外,如果地里水太多,橙子不甜;地里水太少,橙子个头小,水分不足,影响品质。这便是农产品和工业产品的不同,它很难有一个细致的量化标准。

但是,褚时健认为,农产品也要像工业产品一样,标准化操作,强调果实的一致性。

例如:

每棵树只留240朵花,每亩地只种80棵果树,株距2米,行距3米;每年一般要除4~6次夏梢;

在花芽现蕾时,要用0.2%的磷酸二氢钾+0.15%的硼砂进行喷花;在盛花期,根据花量每株补施氮肥70~100g;

第一次生理落果结束后,要用30~40ppm赤霉素进行保果,在70%以上的树开始第二次生理落果时,用50ppm赤霉素保果;

打完保果剂,每隔7~10天用手动式喷雾器喷一次800倍多丰素+1000倍钙田力。同时剪除树上枯枝及流胶病枝,并集中烧毁;

果园内500px以上的杂草要清除干净;

施肥沟,深750px、宽500px、长80~2500px,每株施有机肥7.5kg+复合肥0.3kg;

……

这些都是褚橙果园的标准,也是褚时健摸索出的种植方法,靠着这套种植方法,褚时健把极其复杂的橙子种植,演变为一项项可视化、可操作、可检查的标准动作与流程,让普通农民也能操作。

全中国,柑橘种植户中采用这样的数字标准进行生产管理的,很可能只有褚橙一家!在褚橙的2400亩土地上,每一棵果树的树体管理差距极小。统一的技术实施标准使得褚橙口味近乎一致;同时,每一项技术的微小进步都能惠及2400多亩土地上的每一棵冰糖橙树。

03 在工业发达国家,像褚时健这样的人很多

我详细阅读过《褚橙你也学不会》一书,书中前半部分是案例描述,但是更让我感慨的是后半部分的“学者感悟”。

其中,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学工商管理商学院院长王效平教授说他和光华管理学院张志学教授的判断是一样的,那就是在工业发达国家,像褚时健这样的人很多,在日本尤其多。

他说,“在日本农业方面,像褚时健这样执着、认真的人很多,日本农产品的质量和口味也是有目共睹的。”也就是说,我们奉为神人、视为神操作一样的褚时健,在日本却有不少果农都是这么干的。

他们固然为褚老的精神感动,但也清醒地点出我们的问题。

再回到褚时健的案例,他回忆,他的人生中做过四个“大王”,为人熟知的是“中国烟草大王”以及老年种橙,成了“中国橙王”。其实,早年他做糖厂厂长时,也被夸为“中国糖王”,出糖量高、经济效益好。

褚时健是怎么做到的?他在传记中说到,“我这个人,做事讲求踏实和认真。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天才。但我一直是个实实在在做事的人,而且我态度十分认真,做哪一行就尊重哪一行的规律。

褚时健干什么都要算投入产出。一切计算清楚,投入多少,回报多少,成本多少,由什么组成,他都算得清清楚楚,而且不断算。技术变化了,算;成本变化了,算;市场变化了,算;一切都算清楚了,才决定怎么做。

在玉烟时,第一次引进国外的设备是261万元的英国MK9-5,褚时健在领导班子决策会上给大家算了一笔账。

“这台新机器生产能力相当于5台国产机,价格却贵得可以买到60台‘新中国’,但是,它挣的钱更多。现在我给大家算一下经济账。

首先,它特别省原料,目前外面的国产机器单箱卷烟耗叶58公斤,而它只耗45公斤,每箱烟可节约13公斤,以每公斤烟叶5元计算,每箱烟可以节约65元。

用国产机器生产,我们每箱烟的机器折旧费是17元,而这种机器是35元,要高出国产设备1倍,大家算一下,这两项相抵,使用进口机器,65元减去35元,再加上17元,每箱烟我们就净得47元。

按照这种机器的一般产量,日产50箱计算,每日可以净得2350元。"

这仅仅是在投入上,新机器可以节约的费用,在产出上,新机器可以生产出带滤嘴的红塔山,旧机器生产的红塔山每包0.51元,新机器生产出来的红塔山每包0.8元,每包可以多赚0.3元,这样算下来,三个月就能偿还贷款及利息。

在外界看来,褚时健的很多动作,都可以说是胆大、冒险、难以捉摸、精神强大,然而如同他儿子褚一斌所说:“父亲不是冒进,而是在心里早就有一套账本,投入多少,会有多少回报,在他心里一清二楚。”

所以,你看不到关键,认为这是在冒险;他运筹帷幄、精细测算,这不过就是一个小小决策。

褚时健、任正非都是一个极其理性的人,不论是从他们经营企业的结果,还是他们的日常谈话甚至包括他们对社会时局的看法都是如此。

永远尊重科学、尊重规律,不以个人好恶去评价人与事,而是遵从一定的客观标准与规则。

04 中国经济的真正强大,是要有一大批具备全球竞争力的企业

褚时健种橙子是偶然,种出好橙子却是必然。

他曾回忆为什么会种橙子,“我在牢里的时候,心想我70多岁了,以后能不能活着出去,出去以后又靠什么生活?后来,我弟弟来看我,带了他种的橙子,我吃了一口,心想,味道还可以啊,要是能出去就种橙子吧。”

我也曾看到过一个日本专家的文章,他说在日本,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有好几十个。当然不一定有这么大的体量,但是行业地位、技术优势、扎根经营、投入研发的程度与效果与华为类似的公司,不是少数。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已。

我相信,西方的工业成就与工业文明绝对不是从天而降,也不是政客们总结出来,而是企业实实在在干出来的,如此多优秀的企业,就是证明,而在我们更为熟悉的美国,像华为阿里这样的公司,显然更多。

这种企业实力的外在表现,当然与技术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另一方面,企业经营是一个系统工程,管理也是一个技术活。西方如此多优秀的企业,也离不开他们在管理上不断的坚守与优化。

流程化、标准化,这些科学管理的基本元素,我们可以观察一下我们所在的、周边的、看到的企业,有多少真正做到了?

我们也可以评估一下,中国企业的效率,到底是什么样的变化?

我们总是说地大物博,可为什么美国这样一个高资源成本的国家,种出的粮食作物,运到中国来,还比我们本土种植的成本要低?

当我们的猪肉价格在20、30、40元甚至更高时,为什么从美进口过来的猪肉,到岸价还不到10元?撇开贸易战等各种政治因素,恐怕我们在经营的精细化、技术实力等方面,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我们简单整理过一些中国养猪行业的数据。目前中国每年的生猪出栏量为7亿头,占全球55%的市场份额,但是中国的养猪饲料成本高出美国1倍,人力成本超出美国4倍。

可见,在养猪这个细分领域,中国企业的水平是很低的,所以为什么美国的猪肉运到中国还这么便宜,这也不应归结于帝国主义别有用心,还是我们自己的水平落后。

几年前,工信部部长苗圩就说过这样的“真话”:“中国制造”不像我们想象那么强大,西方工业也没有衰退到依赖中国,我们的制造业还没有升级。”

在解读《中国制造2025》时,苗圩也说,在全球制造业的四级梯队中(第一梯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第二梯队是高端制造领域,包括欧盟、日本;第三梯队是中低端制造领域;第四梯队主要是资源输出国),中国处于第三梯队,而且这种格局在短时间内难有根本性改变。要成为制造强国至少要再努力30年。

2019年,京东农牧发布了智能养殖的解决方案,宣称通过这个方案就可以帮助大中型企业人工养殖成本降低30%以上,另外缩短出栏时间一周左右,如果整个养殖业都采用京东农牧的智能化养殖方案,那么中国的养殖业成本可以降低500亿元。但是,京东也只是做智能解决方法的供应商。

没有低端的产业,只有低端的管理。整体而言,中国的养殖业、种植业在成本控制、专业水平、组织效率上都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任正非当然不会真正去养猪,华为也不可能转型去做农业。但是,如果用华为的管理手段去做农业,或者说,农业企业如果出现一个像任正非这样的企业家,或许,真正可以改变整个中国的农业格局。

鲜为人知的是,在褚时健做地方糖厂厂长之前,他是地方畜牧场的副场长,当时也已做成小有名气的“养猪大王”,只不过后来因为工作变化没有继续干下去而已。

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养殖、种植行业的华为,会是哪一家!我们也期待,在西方发达国家已常态化的任正非、褚时健现象,在我们的视线中,早日褪去神秘色彩。


注:文中图片仅做资讯信息展示非商业用途,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微信“扫一扫”分享精彩内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