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竞网云

“小店经济”,会成“经济抗疫”的利器吗?

转载自 : 中外管理杂志 2020-08-31 16:25 收藏 喜欢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外管理杂志”; 文:本刊记者 史亚娟 责任编辑:李靖

“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6月初,随着李克强总理对地摊经济、小店经济的肯定,新的一波商业政策接踵而来。

7月14日,商务部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其中提到国家对于小店经济的发展目标是:“至2025年,培育小店经济试点城市(区)100个,赋能服务企业100家,形成人气旺、‘烟火气’浓的小店集聚区1000个,达到‘百城千区亿店’目标”。

而对于现状,《通知》提道:“截至2019年底,全国注册小店8000多万户,带动就业约2亿人。”

很明显,在地摊经济的舆论喧嚣刚刚过去之际,政策制定者在总理提到的“地摊经济”和“小店经济”中,更强调了“小店经济”,是为了平衡底层人民生计与城市管理而选择的一个中间地带。

那么,从“地摊经济”到“小店经济”,应该如何理性看待?广大中国企业会在其中收获什么?

1、地摊和小店,关乎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人群

对于“地摊经济”和“小店经济”,先行一步的成都是标杆典范——截至5月21日,成都依托它们增加就业岗位超10万个,中心城区餐饮店铺复工率超过98%。成为“经济抗疫”的利器。

那么,怎么看待对“地摊经济”的“冷处理”,以及对于“小店经济”的高调帮扶?

“这轮‘地摊经济’的热潮中,很多白领、公司CEO都出来摆摊了,不排除这部分人是为了蹭热点、割韭菜。本来国家打算帮扶弱势群体,初衷是很好的,但如果过度炒作,就会沦为谈资、甚至是笑话,对于后疫情时期恢复经济是不利的。”叁陆伍投资集团董事长、中国CEO投融资俱乐部会长王仲辉向《中外管理》分析道。

王仲辉认为:地摊经济、小店经济的就业机会更适合向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人群放开。比如:在城市打拼的农民工、从事外贸出口生意的个体经营者,以及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小微企业。

2、“人间烟火”不应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鼓励投资人继续聚焦科技创新方向,而不是去追捧底层商业形态,它们只是国家为解决低收入群体生计问题的短期红利,只能成为中国经济生态的一个补充,绝不会是经济的支柱。”王仲辉继续说。

《中外管理》观察到:无论“地摊经济”还是“小店经济”,因为有了“经济”二字,顺势让相关概念股水涨船高,甚至有股票连续拉出涨停。

“‘地摊经济’‘小店经济’相关概念股的暴涨,存在很大的不理性成分,值得警惕!近期美国忙着发展太空科技,我们却忙着炒‘地摊’和‘小店’,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倒退。”王仲辉进一步分析,“况且这些维系民生的事,本来就应由国家从低保政策、安排就业等角度通盘考量。更直接地说,‘地摊经济’‘小店经济’不是靠投资拉动的,它不应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主流。”

但是,无论“地摊经济”,还是“小店经济”,尽管不应是投资人重点关注的赛道,却可以成为年轻人迈入职场的练兵场。

智多多创客平台创始人胡刚表示:今年将有874万大学毕业生涌向职场,但就业岗位就那么多,不是每个人都能很快找到工作,短期内可以把“地摊经济”“小店经济”作为迈入职场的练兵场,多积累人生阅历,对以后走向工作岗位是有好处的。

3、“小店”生计的门道:夜经济和下沉市场

1.深入挖掘“小店经济”背后的夜场景价值

地摊和小店,看似微不足道,却发挥着社会“毛细血管”的作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一些商业楼盘拔地而起,却面临商气不足的问题,虽然采取了各种招商引资措施,但都收效甚微。而有些地方则通过激发地摊、小店的活力,以“夜经济”等形式吸引了大量人气,人气充足后,商气自然有了,城市经济也有了活力。

比如:今年3月成都市城管委发布新规:“允许商户摆地摊、临时占道经营”。两个多月以后,每到晚上10点,成都各种美食商铺就开始“接管”街道,餐饮业复工率达到90%以上!

强化晚间商业内容,实现更多供给,将形成两方面积极影响:

一是供给增多会刺激需求,带来增量消费;而交易的增多,也将提振消费信心,为日后消费升级蓄能。

二是供给增多也会延展商业时长,让商家相对低成本地聚集流量。

达泰资本创始人、主管合伙人叶卫刚表示:超市、购物中心等大型商业体通常晚上21点左右就打烊了,而年轻人的夜生活21点钟才刚刚开始,如果能抓住21:00-24:00这个黄金时段,提升夜间消费的吸引力,至少能比店铺商业增加3个小时的生意。地摊和小店商业在夜晚这个场景上,是所有商业形态,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无法与其竞争的。

2.“小店经济”+互联网,是未来的出路

叶卫刚表示:地摊经济、小店经济玩家中不排除有一些聪明且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店主,在解决眼下的生存问题后,已经在考虑下一步的发展了。其中,“小店经济”+互联网,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互联网圈子一个比较火的词是‘电商下沉’,拼多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但‘电商下沉’不一定专指下沉到低线城市,在一二线城市,电商创新模式同样可以下沉到更低一级的业态中去,比如地摊和小店经济。电商平台和店主达成合作之后,就可以把线上货物通过地摊、小店铺到消费者身边。”叶卫刚介绍称。

而电商与“小店经济”的结合,可以线上线下,各司其职,优势互补:

自此,高大上的互联网企业将变得更接地气,多了一个变现的途径,能够有效解决自身供血不足问题;而摆地摊和小店的商家,只要集中精力照顾好自己的客人就好,背后如何去进货、付款,如何了解更大的市场需求,互联网公司都可以提供一揽子服务。

4、小店们也是“精益创业”的沃土!

地摊和小店创业门槛低,不仅有利于低收入群体或再就业人群降低试错成本,也是对“精益创业”的一次诠释。

对普通创业者而言,比如开一个小餐馆,通常需要先租下一个店面,雇佣几名员工,再东拼西凑花一两百万元购买设备……万事俱备后开店经营,坐等顾客上门。但是,如果你的饭菜可口,为什么不能推一辆三轮车先试卖一下呢?什么时候看排起了长队,再考虑租店面、雇员工也不晚。

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性产品) 是《精益创业》一书中提出的理念,其核心是用最小的成本和最有效的方式,把产品快速推向市场,然后基于市场的反馈快速迭代。到现在,无论是做产品、做市场,还是做战略,在前方不清晰的情况下,都可以通过 MVP 的实验来快速检验方向是否可行。

从这个角度,地摊和小店商品可以成为很多产品的前期测试,或许未必所有项目都要从地摊、小店做起,但至少它可以验证想法,验证执行力,验证复盘能力,尤其是获得宝贵的前期客户。

一直深耕食品产业投资的三谷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凡华对此深有感悟,他告诉《中外管理》:新生代创业者如果缺少对社会底层的基本认知,做任何事都容易纸上谈兵。

“马云做过义乌小商品批发生意,刘强东在中关村卖过光碟,柳传志成立联想前卖过运动服和电子表……刚入职场的年轻人,可以多向商业精英学习,有勇气扎到中国最基层甚至最落后的领域,去磨炼自己、沉淀自己。”曾凡华如是说。

5、新考验:“管”与“放”之间的城市管理智慧

无论是地摊还是小店,其实都是城市管理中的难点。

“要平衡好搞活经济和维持秩序之间的矛盾。如果任由摊贩占道经营、乱扔乱放、制造噪音,会妨碍城市卫生和市容市貌,影响交通秩序和安全,这些都需要提前做出规划,发展经济切忌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叶卫刚说。

对地摊和小店的管与放之间,彰显着城市管理智慧。近期国家政策相对冷处理“地摊经济”,更强调“小店经济”,就是在让“地摊经济”回归底层百姓的日常,同时主动推动相对可控的“小店经济”规范发展。

政府主管部门和监管机构一方面要放宽准入,不随意取缔“地摊”“小店”;另一方面也要加强管理,特别是对食品安全和消防安全问题提前干预,事先形成一套科学有序的制度。

如同一个硬币的正反面,在推动地摊经济、小店经济发展过程中,如何“管而不死、放而不乱”,无不需要城市管理部门在管与放之间张弛有度,创造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营商环境。

微信“扫一扫”分享精彩内容
回到顶部